辰宫

all丕,懿all 了解一下
想扩列,这里QQ2280615977
不扩丕司马!不扩丕司马!不扩丕司马!【重要的事情强调三遍x】

昂丕
这对可甜了!

【昂哥参考了三国杀的服饰】
【丕丕参考了356的头发和358的常服】

358常服

【我自己画的司马懿,我自己看了都想笑x】

工作辛苦~
【电脑被妹妹长期霸占了,估计最近只能手绘了……我手绘超级丑啊x】

【懿丕】醉生

(小学生文笔,ooc飞起,东拉西扯的瞎写完了……)

(我果然不适合写文x)


初春,月夜清冷,湖光凛滟,风携幽香,花绯不扰。

床榻间,流连处,梨木雕台,玉枕罗绮,烛光漫漫,纱帐轻扬。

曹丕褪去披着的袍子后,被司马懿圈在怀中。男人的下巴抵在他的肩上,沉稳的呼吸暧昧的轻洒在他的颈间。曹丕并不抗拒,反而像只靥足的猫,眯起眼睛享受着此刻的温存。

“仲达。”曹丕侧了侧头,半抬的手拨弄着司马懿垂下的鬓发,“近来是过于操劳了吗?”

“何出此言?”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曹丕的耳畔响起,天地万物仿佛都氤氲上一层温柔的薄雾,司马懿覆上了那只扯着自己头发的手。

明明是微凉的夜,而他的心是萌动燥热着的。司马懿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十分理性的人,但当怀中人出现在他生命里的那一刻起,莫名的热感就渐渐开始萌芽,再则疯狂的蔓延上心尖。不过,他想要得到的太多,以至于这种欲望不是那么得显而易见。

隔着单薄的衣料,对方的温度轻而易举的可被感知,互相传达着某种不言而喻的情愫,被蹂躏在深沉的月色中。

——

不时,是头发被铮断的声音,曹丕手中多了一根银丝,“你长白发了。”

司马懿微微一怔:“人总会老的,只是存活年岁的差异不同罢了。”随即笑道,“等我百年以后,还请子桓替我想个好听的谥号,等下了九泉也不枉此生了。”

淡淡的烛光酝酿着房屋,朦胧中一切都变得暖煦温和起来。

曹丕转过身,他的唇轻轻掠过司马懿的嘴角。

——

世间轮回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演绎着毁灭,却又从中平白滋生着回忆。


人生总是在追寻着一个又一个微乎其微的概率。
但愿这不是一厢情愿。

晚安
睡前摸张懿丕
是358常服
【不过画技很辣鸡,可能除了我没人能认出来x】

求各位爸爸惹,懿丕了解一下
【我就是想看看仲达扛两筐葡萄和一捆甘蔗的强壮人设x】

伪●幸福美满的一家四口
【嗯……是懿丕来着】
【就是单纯想看丕丕带孩子x】
【感谢单手撑相机的司马先生】

今天也是爱她的一天!
我家亲爱哒帮我上的色,
爱她一万年!!!
么么哒 !!!
【夸爆她的色感!!!她有辣么棒!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