饥饿少年辰宫

今晚要子建侍寝
【“建”字一直都打错了……我的问题……我怕真是个假粉(ಡωಡ) 尴尬】
【嗯……是植丕……我上色是真的糟糕……】

嗯,是植丕
【线稿】
我怕上色会毁了它

〖摸一张懿丕〗

我心匪石,不可转也……我觉得不行x

【我怎么觉得这只司马懿完全不会葬在首阳山x】

华甄(张春华〖宣穆皇后〗x甄宓〖文昭甄皇后〗)???
我挺喜欢这两位皇后的……就像喜欢他们的丈夫那样x

【摸一张植丕】
子健就算比子桓矮,
但在我心目中子健依旧是攻,不动摇x
\(;´□‘)/

摸一只真三8曹丕
【不知道为什么,我觉得丕丕一代比一代受x】
【给丕丕加了个带毛领的披风……真●粗糙且丑】

【看书时自己脑补的子桓形象x】
贱妾茕茕守空房,忧来思君不敢忘。
——曹丕《燕歌行》

难思量

【小学生文笔(写文这方面我真的不擅长),应该ooc了,不仅短,而且渣,抱歉www】
曹丕又咳血了,鲜红的血浸染在那几近苍白的肌肤上,多少显得有些凄惨哀怜。
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将他揽入怀中。
没有什么挣扎或反抗的意味,曹丕感受着司马懿过于炽热的胸膛,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靥足地坐在其腿间,任其环抱。
“仲达……”他的指尖蹭过自己的唇瓣,沾上了触目惊心的红色,“朱建平说得不假,我的时日的确不多了,当日所言的‘八十’,约莫是昼夜的合计罢,我将要与你决别了……”他看向司马懿,眼中竟是盈满着冬日湖底那般的死寂和悲哀。
抬手间,琉璃灯把影子拉得纤长,屋子里纱幔飞扬,似乎下一秒他就要化为一缕青烟飘离这偌大的嘉福殿。
司马懿一时木讷,只得看着怀中之人的手指轻抚过自己的嘴唇,以及忘不了那渗入口中的血腥味。
沾染上献血的手指随性的玩弄起自己的一缕头发,曹丕的声音在这空荡荡的宫殿中愈发清晰:“仲达……你说结发真的能同心吗?”
不是君,不是臣,只是于你我之间。
他和司马懿的头发紧紧纠缠在一起,乱作一团。
司马懿没有回答,虔诚的吻落在曹丕的眼尾,他只觉得自己在这一刻握住了天下。
……
他闭眼,似山河倾倒。
乌丝夹杂缕缕银白披洒在他略显单薄的肩头。
晶莹的泪珠划过惨白的面庞,滚落到细发之间,如他的生命那般,已然无处可寻……
司马懿把他冰冷的躯干圈在怀中,紧扣住他渐渐滑落的手。
“子桓……”
声音在死寂的空气中愈发凄切。

【植丕,了解一下】
犬系弟弟阿植x猫系哥哥阿丕√
骨科年下√
真的不考虑一下入坑吗……x